君灵墨

一只咸鱼_(:з」∠)_

相泽三三生日快乐!

这是我喜欢相泽三三的第一个年头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就嘱咐一下吧

相泽每天要好好休息

一定要身体健康

要好好保护眼睛


最后


消太

生日快乐!


希望每一个生日我都可以和你一起度过


也是前几天群里玩的接龙w
提供梗 猫猫  @阿喵猫
第一棒 焚焚  @麟焚
第二棒 小一  @林一执
第三棒 我      @君灵墨

超爽(๑•̀ㅂ•́)و✧
就是喜欢这样的小短片
虽然我还是没有写出原来大家期待的结局_(:з」∠)_
但是
写傲娇真的好爽啊啊啊٩(๑òωó๑)۶

阿喵猫:

短文【猫】
是群里的大家接龙玩的。
开头是冷漠少年捡到猫。
@君灵墨  @麟焚  @林一执

群里的接龙w
第一棒 喵兄  @阿喵猫
第二棒 小一  @林一执
第三棒 我      @君灵墨
第四棒 焚焚  @麟焚

一共两个结局ww
be结局 @君灵墨
he结局 @麟焚

超好玩的⊙▽⊙
就是打字到手麻(小声BB)

希望下次还可以和大佬们以前玩耍w

麟焚:

群里的文笔接龙(2)
结局有两个,一个be一个he
@阿喵猫  @林一执  @君灵墨  @麟焚
各位大佬继续加油哈!(笑

【阿喵猫】

阳光照进窗户,打在趴在桌上睡觉的少年的脸上。

“X,这道题选什么?”像是教导主任严厉的声音响起。

Y轻轻用手肘碰了碰他的同桌,X。小声说着。

“喂,X,叫你呢。”

少年揉了揉眼睛,有些懵逼的站起来。

“选A。”Y在旁边看不下去的提醒。

“A。”X向老师撒发出灿烂的微笑,自信地说着。

老师阴沉着脸,“对了,坐下吧。”明显看出来是Y在帮他。

 

【林一执】

“嘿嘿谢谢啦。”X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这样感谢Y,脸上还带着睡觉留下的红痕,堪比三月灿烂春光的笑意从他的眼底蔓延开。

窗外的阳光恰好照亮了他一侧面颊,一片熠熠生辉入眼,晃得Y有些走神。

像冬日里温柔纯净的日光,让人追逐着向往。

Y及时止住了想象,不咸不淡地提醒着他上课少睡觉,低头写起了笔记。

有一簇火苗在他心底悄然点起,沿着身体*脉络飞窜到每个角落。

Y拉了拉衣服试图把自己从这份灼烤里解救出来,抬头望向黑板的同时有一滴不解风情的汗顺着鬓角流下。

夏天到了啊。

 

【君灵墨】

“Y,你怎么啦?”X趁老师不注意凑到Y的耳边,小声地问。

X说话哈出的热气让Y的耳朵渐渐泛起了红色,然后又蔓延到了脸上。

“Y,你怎么了?是发烧了吗?脸怎么这么红啊”X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疑惑地撑着脑袋,歪着头看着Y。

Y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脸更红了,他扭过了头。

“才……才没有呢,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但是发红的耳根依旧出卖了他。

 

【麟焚】

X看着Y,似乎丝毫没有察觉一般,没有被阳光照到的一侧嘴角划过一个微妙的弧度。

X低下头,书桌上堆得高高的书堪堪挡住教导主任那可以杀人的视线,使他的微笑恰好只被Y一人看到。

“嘘,小心些,”X特意把声音压得更低,“那地中海刚才好像又往我们这边看了。”

Y心头上的火越发炙热,他甚至有些听不太清X说了什么,他甩了甩头想使自己冷静,而这样做的结果是自己的笔记变成了一大堆不知所谓的涂鸦。

我这是怎么了?

在Y心烦意乱之际,“地中海”终于忍无可忍,一根崭新的新白粉笔“嗖”的往Y发射,准确无误的命中了……X的额头。

“Y,这道题怎么解?”

 

【阿喵猫】

X吃痛的嘶了一声,Y吓了一跳,立马站了起来。扫了一眼题目。

很明显,不是今天教的内容,是高考压轴题啊……可是,刚好自己昨天做过。

“上来解一下。”地中海走近。

“好。”Y没有慌乱,接过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完美的解答过程,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走下讲台。

……

下课,X正想询问Y。

“你发烧……”

“Y,老班叫你去办公室。”被一声声音打断。

Y和X对视一眼,没说什么,匆匆离开。

“Y,明年就高三了。我知道你成绩好,但是像你这么优秀的学生,可不能被别的同学影响啊。”

Y将手背在后面,金丝眼镜从鼻梁上滑下,被他扶正,但是始终没有开口。

“要不,给你换个位置吧?”班主任见Y迟迟没有开口,察言观色道。“X他就是个烂头,整天上课睡觉,下课不是小卖部,就是篮球,你瞧瞧能考上好大学吗?都快高三还不努力,你千万别被他拖下水。”

“…………,老师,我觉得这个座位还可以,他不会再影响我了。”Y抬起头,笑着。

班主任愣了一愣,随即回答“行,你说的。”那所剩无几的头发被空调的风吹起。

 

【林一执】

Y回到座位刚坐下,X又探头问他:“你到底有没有发烧啊?要是真生病了就赶紧给我去请假!”前两排有同学转头看向他,X缩回脑袋声音小了下来,伸出食指对着Y唠叨:“天天都念叨什么高三不能耽误学习,你看我都还是和之前一样,都是你心理作用,你成绩这么好完全和之前一样学就……”

“你想好考什么大学了吗?”Y突然打断他。

“可以了……诶?”X被问得一愣。

“我想和你上同一所大学。”Y正色道。

X被同桌的直球打得晕头转向,一时间没太明白他的意思,盯着Y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

“我说。”Y耐心道:“我高考的时候可以把分控制一下,然后我们就可以……”

“不行!”X脱口而出,“我不能影响你的未来。”

 

【君灵墨】

“而且……”X欲言又止

“怎么了?”Y担心地看向了X

“不……没什么。”X低下了头,俄尔又抬起了头,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周末一起出去吗?我听说市中心那家新开的烤肉店挺好吃的说。”

Y点了点头,看着笑容灿烂的X,心中却更加担心了。

到了周末,Y如约去了烤肉店。

一进店门就看到了X坐在一个位置上兴奋地向他挥着手。

“这家伙……”Y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走到座位上坐下,X打开了菜单,向Y介绍着这里的菜。

 

【麟焚】

“你看看你看看有什么想吃的吗,想吃就自己点。”X笑嘻嘻的对Y说到。

Y还未来得及接话,X就兴奋地继续说下去:

“这家店的招牌烤牛肉看起来还不错。

“烤鸡翅和烤鸡肉串听别人说也很好吃。

“烤鱿鱼你吃过吗?

“……”

“吃烤肉泡怕上火的话,可以喝点红枣枸杞茶。”

“……”

喂,刚刚不是还说让我点的吗?

Y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让X点吧。X笑呵呵的把每样都点了一遍。

“我……有点后悔了……”Y看着菜单上不菲的价格,非常担心AA制的话要花多少钱。

x好像看破了他的心思:“没关系,今天我请客,我负责买,你负责吃。”

 

【阿喵猫】

“大少爷客气。”Y侧过脸夹起一片肉。

在黄色的吊灯照耀下,Y脸的轮廓被很好的显露出来,清秀,茶色的眼睛在镜片下也是好看。

X笑了笑,“别这么叫我。”

是他大手大脚花钱被取的绰号。

“对了,学校还有体育生的名额你去吗?”Y认真的看向X。

X摆了摆手,“不去不去,没意思。”

“真的?”Y再问了一遍。他清楚他的同桌。

会做菜,会篮球,会吉他,体育课可是被老师宠着的,可就是不学习。

体育,是他一条很好的出路。

两人陷入了沉默。

“别说这个了,好久没出来了,拍一张照片吧!”X拿出手机,往y边上靠。

……

“呼~”Y在下雪天,呼出一口气。“天真冷啊……”他翻着手机,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以前自己与x的合照。

两个少年,Y是白衬衫,一副厚厚镜片对着镜头,看起来呆呆的。

X一件黑T恤,笑起来很阳光。

“他现在在哪呢?X。”

 

【君灵墨】

“呐,Y我终于回来了。”

 

【林一执】

Y是在前几天收到这条短信的,当时他正窝在学校图书馆看书,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提示音。他并未多想下意识拿起手机查看,看见亮起的屏幕里显示着他的名字。

是X。

Y不知哪来的冲动劲儿撒开右手扶着的书页捧着手机反复确认,直到他想起这个提示音是他们分别那天X拿着他的手机换的,是X自己写的吉他曲。他说,Y,以后我一定会把这首歌当面弹给你听,你等着我。

这两年已经他们已经没怎么联系了,从每天晚上互道晚安到聊天界面空白一片,时间总能带走许多不情愿放手的东西。

Y太忙了,实习生活比自己想得艰难太多,他总是加班加点地工作来应付领导的刁难,以至于昏昏沉沉忘记给X回信。

他想,X应该也是这样。

Y一定也还在忙,所以等我熬过那段日子回过头来想要多陪他聊聊生活的时候他才会总以几个字词当做回应结束对话。

在无数个难眠深夜里他会彷徨,他担心同学时期的浅淡交情会随着时间流失,自己会握不住这份未能宣之于口的感情。

这个短信的到来就像一只无形的手,轻轻捂住了他心里那个缺口。

 

 

【君灵墨】结局be

X终于下了飞机,他拿上了他的行李箱,冲向了飞机场的门口

“Y,我回来了!”他这样在心中说着

他冲出了飞机场,跑到了大街上,对面就是车站

正好现在就是绿灯,他带着行李箱,手中紧紧揣着一封很明显是好好包装过的信件

此时一辆汽车飞驰而过……

那封包装精美的信上溅上了点点血花

“抱歉了,Y……这封信大概再也送不到你那里了……”

粘上血迹的信件

是少年

隐藏了多年

却一直没说出口的爱恋

 

【麟焚】

雪依然在下着,Y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抚着一本书的扉页,呆呆地看着雪落下的方向。

手机里还保存着他的短信。他和他的照片已经被设置成了桌面,每次打开手机都能看到他那永远不会褪色的笑脸。

X现在在哪儿呢?他说既然说他已经回来了。那应该就快能见到他了吧。那么这一次,自己是否能说的出口呢?

好想能回到过去,好希望能再收到他的短信,好希望能再见到他一面。

这可能是他唯一一次能够说出口的机会。可他害怕自己胆怯,害怕自己可能会失去他。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

直到最后,那条短信他依然没有回复。

……

熟悉的提示音突然响起,Y突然打了个激灵,手忙脚乱捧起手机,刚准备接通却被挂掉。他看着上面的未接来电。

是X。

Y突然有点慌张。他小心调整好呼吸,郑重地将电话拨回去。

“喂,是X吗?”

电话刚接通就被挂断,Y心头一紧。

“歪,是我啊,你想我了吗?”特意压低的声音贴着Y的后颈响起。

Y急忙回头,刚刚看清来人的脸,就下意识地惊呼出声:“X你怎——”

话还未说完,Y的嘴就被一个温暖的东西堵住。Y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不知是因为惊喜,还是因为惊吓。

片刻之后,X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

“因为等不及你开口,所以我就来了。”X解释说。

“所以,你想我吗?”

 

 

转载自:阿喵猫